性与猎奇:一张图望懂2016年视频直播产业

Reid Hoffman曾经说过,一款好的酬酢产品一定是能够迎相符人类七宗罪(好色、暴食、贪婪、懒惰、死路怒、嫉妒、无礼)中的其中之一的。其实,不仅是酬酢产品,一切好的互联网产品都一定与人性有相反之处,七宗罪就是人性在宗教层面的一种外达。在人性这个复杂的周围中,性无疑是其中极为主要的一个侧面,互联网及互联网产品的发展都不能够避开情色这个话题。

弗洛伊德说过:“性欲乃是人类取得统统收获的源泉”。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性有着诸众的禁忌。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在网络世界中,人们能够披上各式马甲,外达、宣泄着性的欲望。互联网的私密性在未必中迎相符了人们好色的本性,既知足了人们对性的一单方必要,又在一定程度上躲避了来自道德核阅的压力。互联网催生出人们性运动的新形式,而情色成为推行互联网发展的灰色驱行力。

直播产业也不例外。

从岁首的直播“造娃娃”,到各种“忘关摄像头”的露点事件,直播产业创造了一次又一次的热门话题。

即将闭幕的2016年被誉为“直播元年”,资本像直播屏幕背后飙升的肾上腺素,裹挟着一众直播平台疯魔滋长,网红们白嫩的胸脯和酥麻的声线一度令小伙子们感觉身体被掏空,秀气的妹子实在太众,卫生纸清亮不能用了。

网上流传着一个段子:“直播发于秀场,兴于网红,盛于明星,衰于广告,毁于色情。”这说出了在线直播行业现在面临的反境——平台对内容生产者的掌控力极低,造成了对内容的监控成本极高、效率较低,低俗内容屡禁不止。

  观游移大单方直播视频,你会发觉,众数直播平台上的所谓网红,都在播放自己的私生活:会谈、穿衣、吃饭、化妆、敷面膜甚至上厕所,未必会有零星的才艺外演,诸如抚琴与绘画,但这类视频比较奇怪,点击率往往也比较低。

  《2016年中国在线直播行业专题研讨》指出,现在许众直播平台存在内容质量偏低、低俗文化当道的题现在。在第三方数据调查机构艾媒咨询的统计中,中国网民对在线直播平台的内容评价较低,77.1%的网民认为在线直播平台存在低俗内容,90.2%的网民认为在线直播平台的整体价值不好望导向为平淡或偏低。

  一些业妻子士指出,虽然有关局部早已对一些在线直播平台进行整理,但许众平台仍未行出内容低俗化的怪圈,甚至陷入了“比贱模式”的竞争,导致其他企业想借在线直播的优势对接配相符都难以找到合法的手腕。

  业妻子士认为,这种病态的社会外象,并非仅存在于中国。只要在搜索引擎输入“直播”一词,便会表现大量诸如许类的音信:韩国美女主播视频直播吃饭,每天吃3小时月入9000美元;大叔直播吃烤串,获17万粉丝点赞;丹麦一家电视台直播长达数小时的乏善可陈的钓鱼节现在,却收视率奇高……

在线直播外貌的音信爆炸之下,遮盖的其实是音信的实在单一化。隐晦,在直播平台,秀私生活与展览奇怪是主流节现在,才艺外演往往被排斥于边缘。就此,人性的猎奇与庸俗风趣,在直播平台,获得空前的胜利。”文化指摘家马小盐说。

那么,在即将以前的2016年,视频直播产业本相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近日,易不好望发布了《2016中国视频直播产业生态图谱》,让我们来一探本相吧!


Powered by 暖暖高清手机免费观看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